购销的意趣

2019-12-04 03:47 来源:未知

原标题:买卖的乐趣

  牧 文

买卖之事,文雅地说是交易,俗称就是买卖。而这样的事情仿佛多发生在商界业界与市场经济之中。咱是凡夫俗子,称不上业内人士,没有多少交易可言,既或是买卖之事,也是偶尔插手,却寻得不少生活乐趣。

这个插手之买卖,主要是与农民朋友的交涉。大凡每周要去一两次早市,看到农民朋友带来的新鲜蔬菜就有感觉,那叫秀色可餐。买上一斤下面时掺点青多好。走农贸市场和超市之类,一般都是家属的主宰;而且还没有兴趣陪同,一是逛街浪费时间,二是那里不兴讨价还价。

这街边早市却大不相同,它本身就是一道风景。几十个农村朋友把自家富余菜蔬送来,每个人甚至是一家人就有那么个小小的期待,要让那一把把小菜变为小钱,体现自身的劳动价值。附加有个“老板”称谓的普世价值。而城里人起早去转转,既是相当于一种晨练,又有一个新鲜的选择。多好!相得益彰。

还有一个讨价还价的乐趣。虽然喊价与还价都应靠谱,既体现了相互尊重的自主性,又体现了自由市场的本质属性。前些天,看到那野生扎耳根(鱼腥草)香味诱人,就问老板“多少钱一斤?”“六元。”“可少点么?”“就一斤,看你买得完不?”你听听,言外之意还是有可能少点。“那就依你说算一斤吧,不用少了,给你六元。”女老板愣了一下,旁边的老板也说“要得”。她也就答应成交了。但疑心不定,“钱收了,我还是称来看看哟。”结果是一斤多了一两,她笑笑说,“看来你是一个老买菜的。”我说“不算的,只不过不贵,趸买一下是种乐趣。”话音未落,一个老太过来问价,人家告诉她卖了,她仍是爱不释手地翻来弄去的,并自言自语地说“这扎耳根好呀!”“老人家,你真喜欢你就抓点去。”她抓了一把,又望望我,我说再抓点都可以,总之给我留大头就行了。她又抓了一把,说要称一下,我说不用称,也不用拿钱了。她一脸惊喜地连声道谢。我说还是得谢老板,她们不把菜送到城里来,我们就没有机会分享。小小扎耳根,皆大欢喜吧。

有天,看到一个老大爷卖甜瓜。金色的,名也好,吃味一般。看他的穿着打扮,用农村一个新词来说,像个“贫困户”。三元一斤,我买了一半。他说让我帮他都买了吧,好早点回去掰包谷。一问大爷“高寿多少?”“七十有三啦!”这把岁数了,不简单,人家还要下地干农活。恻隐之心来了,便爽快地说,行,一块称了吧。看到老人满脸堆笑地走了,我心里也像吃了蜜似的甜味。就十多元钱吧,让人家多有满足感。其实这种情况还比较多的是,买光一个品种,增添不了城里工薪族多少负荷;但人家卖光一个品种,脸上总是挂满一种满意的笑容。试想,我们应该常怀感恩之心,没有农民的种植采摘与外卖,哪有城里人丰富多彩的厨房生活。

可是,往往回家就要受到一顿数落。“买相因呀!”“是的,有点便宜。”一般都要压低一二元来报账。毕竟有一部分不是她们喜欢的,从数量上看,往往又有以爱心同情心换回来的成分。所以就有数落,就有埋怨,就有批评,咱也就只有装聋作哑罢了。

回想当年当知青,房东和邻居教我们种菜,也就知道其中的辛苦劳作。记得在他们协助下搭了个葵瓜架子,四个角各种一窝,让葵藤自由攀行。但要用竹篾来绑架,不小心还把自己的手划出血了。可那年葵瓜丰收了让人好生欢喜,犹如一群葫芦娃挂在竹棚上。回家探亲,借包萝担子挑了两筐菜回家,葵瓜成了主打品种,约五六十斤。走了近十里山路,三四十里马路,穿双塑料凉鞋,戴个麦桔草帽,山路崎岖弯曲,泥结石马路碜脚,车来变为扬尘路,头顶火红太阳,一路汗流浃背,矿泉水缺位,口干舌躁都不知疲倦。为什么呢?总感觉到这就是自己的劳动成果,是对父母对家庭一种小小的回馈。从当知青开始,就对粮食和瓜果蔬菜有了敬畏感,觉得应该珍惜,暴殄食物,是一种严重浪费行为。时过境迁,这一代又一代,对食物的浪费,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,真的有点令人痛心呀!

也因为时过境迁,现在感觉城管部门人性化执法了,给予农民朋友到早市卖菜的时间,城里人买早菜也舒坦了,相处愉悦,到点收摊,同样不影响城市管理,仍然是皆大欢喜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北京28发布于北京28预测-风俗习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购销的意趣